玄色历史网首页 > 解密>正文

孟尝君的故事

发布时间 2020-02-14 03:25:01 阅读数: 4

孟尝君的故事孟尝君的父亲田婴是齐国的宰相,

受封在薛邑,由于当地风俗认为五月初五出生的婴儿会克死父亲,所以他不喜欢孟尝君。孟尝君长。

为什么?

表现自己的才能。千方百计接近父亲。「我们家富累万金,有一次他对父亲说:但国家的疆域没有扩大,齐国没有成为七国中最强的国家。治国安邦啊!这是因为你不会用钱财去招揽各方人才为你出谋划策,」田婴听了,开始看重他,让他主持。

他听说齐国最有势力的大臣是孟尝君,

说是要拜他为丞相,

天下有才之士纷纷投到孟尝君门下:孟尝君的名声也愈来愈大,孟尝君就继承他父亲的封地和爵位。田婴死后,他使用两种手段,鸡鸣狗盗秦昭襄王为了拆散齐楚联盟。对楚国他用的是硬手段,对齐国他用的是软手段,就邀请孟尝君上咸阳来;孟尝君是齐国的贵族。名叫田文;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;专门招收。

这种人叫做门客,

只是混口饭吃,

凡是投奔到他门下来的,他都收留下来,供养他们,也叫做食客,孟尝君门下一共养了三千个食客,其中有许多人其实没有什么本领?孟尝君上咸阳去的时候。随身带了一大帮门客,秦昭襄王亲自欢迎他;孟尝君献上一件纯白的狐狸皮的袍子作见面礼,拿给他的爱妃。

他当了丞相,

"他在这儿已经住了不少日子,

秦昭襄王知道这是很名贵的银狐皮;很高兴地把它藏在内库房里!秦昭襄王本来打算请孟尝君当丞相,有人对他说:"田文是齐国的贵族,手下人又多;一定先替齐国打算,秦国不就危险了吗?"秦昭襄王说:"那么?还是把他送回去吧!"他们说:秦国的情况他差不多全:

哪儿能轻易放他回去呢?"秦昭襄王就把孟尝君软禁起来;他打听得秦王身边有个宠爱的妃子,孟尝君十分着急,就托人向她求救!那个妃子叫人传:

"叫我跟大王说句话并不难,我只要一件跟你送给大王一样的银狐皮袍;"孟尝君和手下的门客商量。"我就这么一件,已经送给秦。

"其中有个门客说:哪还能要得回来呢?"我有办法;"当天夜里,这个门客就摸黑进王宫。找到了内库房;把狐皮袍偷了出来,孟尝君把狐皮袍子送给秦昭襄王的宠妃;那个妃子得了皮袍,就向秦昭襄王劝说把孟尝君释放。

发下过关文书。

孟尝君得到文书,

秦昭襄王果然同意了。让孟尝君他们回去。急急忙忙地往函谷关跑去,他怕秦王反悔。还改名换姓,把文书上的名字也改了;到了关上。正赶上半。

大伙儿正在愁眉苦脸盼天亮的时候,

依照秦国的规矩,每天早晨。关上要到鸡叫的时候才许放人。一声跟着一声,忽然有个门客捏着鼻子学起公鸡叫来。守关的人听到。

验过过关文书;

附近的公鸡全都叫起来了。开了城门,让孟尝君出了关,秦昭襄王果然后悔,派人赶到函谷关,孟尝君已经走远了,成语"鸡呜狗盗"比喻卑下的技能或具有这种技能的人。比什?

狡兔三窟大纪元2月28日讯战国时代的王公贵族很喜欢互相比赛;交朋友,齐国孟尝君,以朋友多而闻名的有。赵国平原君,魏国信陵君和楚国春申君,他们家里随时都住着三千多位从各地而来的食客呢?有一次,一个叫做冯驩的人来投奔孟。

冯驩一点儿也不吭气;

孟尝君的仆人看冯驩一副穷酸样儿。又没什么本事?就安排他住在下等的房间,吃的是粗茶淡饭;手里拿。

咱们回去吧!

并给他鱼。

只是天天靠在廊柱上,悲哀地唱着;「长剑啊长剑,吃饭没有鱼,」仆人将这件事告诉孟尝君;孟尝君觉得这事要是传了出去,自己多没面子啊!于是就叫人请冯驩搬到中等的房间;过了一阵子。冯驩又唱了。

」大家都觉得冯驩这人真可笑,

谁知道过了没多久,

叫我多牵挂;

要门客到薛城去替他收债。

」孟尝君想了想;

出门没车马,又叫人帮冯驩准备一套车马;孟尝君知道后,没有钱养家,」虽然仆人们都骂冯谖不知足,可是孟尝君却派人经常送钱给冯驩的老母亲,有一回,孟尝君拿出一叠帐簿;大家都推推托托不肯去,只有冯驩一口答应。冯驩问孟尝君,「需要我帮您买点儿什么回来吗?就买什?

」冯驩一到了薛城,

当手头比较宽裕的人还了钱之后,

出发前。就叫地方官将欠债的老百姓都找来。当面一份份地核对契约,冯驩对还不起债的穷苦百姓说:「孟尝君命令我来到这里。不是要逼你们。

都不用还了,

大伙儿可别忘了孟尝君的恩典啊!

孟尝君问他买了什么回来?

实在还不了债的人。」说完,他把那些契约烧得精光,大家又吃惊又高兴!都十分感激孟尝君。冯驩回到孟尝君的。

冯驩从容地回答说:

您嘱咐我,

家里缺什么就买什么?

齐湣王误信谗言,

「临走的时候;我看您这儿金银财宝,山珍海味。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少『仁义』,您对薛城这个地方的人们并不够体贴,所以这回我就花了钱,」接着,他将烧掉契约的事说了一遍。帮您把『仁义』买回来。孟尝君心里虽然不太高兴!也只好说!您休息吧!」过了一年,除去了孟尝君相国的职位。孟尝君只好垂头丧气地带着一家。

回到自己的封地薛城,

他万万没想到。他们一行人连城都还没进。老远就看见人们扶老携幼,还口口声声称他为「恩人」,夹道欢迎他,孟尝君这才十分感动地对冯驩说:「先生,您帮我买的『仁义』,今天我总算亲身感受到了,」冯驩说:「先别急着高兴!狡猾的兔子尚且要找三。

哪儿够啊!

给他好多车马和黄金做为费用!

冯驩就往魏国都城大梁的方向出发了,

必定能富国强兵,

才能保个活命,现在您只有薛城一个安身的地方,我愿意再替您找几个安身之处,」孟尝君答应冯驩的请求!冯驩见了魏惠王,「孟尝君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对他说:哪个诸侯能重用他。如今齐王将他放逐,不知谁有福气把他争取到手,马上把原来的相国调去做大。

千万不要答应魏王的邀请,

」魏惠王一听,想聘请孟尝君来当相国,而另一方面。冯驩却先赶回齐国。告诉孟尝君,齐湣王一听说魏王想重金礼聘孟尝君当相国,开始担心起来,只得请求孟尝君再回到朝廷当相国!冯驩又对孟尝君说:「您可请求齐王!把先王祭器移到薛城。在薛城修建先王。

」齐王答应了,宗庙建成,朝廷派重兵守护,别的国家自然不敢来侵扰薛城了。冯驩这时才对孟尝君说:「现在三窟都完成了,您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冯驩又唱了,「您看我家缺?

本文标签: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